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来源: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5-26 14:26:32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的内容介绍。

来源:雷达财经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雷达财经 李宏晶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5月11日,有网络传闻称,“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5月11日深夜,四川信托在官网发布公开声明称,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上述不实信息,严重诋毁公司声誉。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据财新引用当地监管人士消息称,四川银保监局已对多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监管人员每天去该公司现场上班。

根据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公司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达股份”),其中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54.19%,二者实际控制人为四川商人刘沧龙。

媒体报道,刘沧龙是原汉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实控人刘汉的堂兄。2013年3月,刘汉因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在北京被捕;2014年8月,刘汉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判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而在此期间,刘沧龙也遭到调查。

雷达财经注意到,陷入接管传言的四川信托,自2016年以来业绩也逐年下滑。其中,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四川信托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4.07%;净利润为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

四川信托掌舵者刘沧龙系刘汉堂兄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11月,四川信托公司在原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剥离的金融性资产和经营性资产合并的基础上,吸纳宏达股份、宏达集团等新股东,重组后成立。

新成立的四川信托中宏达集团持股34.75%,宏达股份持股19%,总裁一职则由原中海信托相关负责人陈军担任,而董事长由宏达集团董事会主席刘沧龙出任。

据媒体报道,刘沧龙起家于四川什邡,关于其创业故事,一个说法是:上世纪70年代末,刘沧龙借了500元钱成立了**磷肥厂(即宏达集团前身),在地上掘土坑,试验磷肥成功。此后的2001年,宏达集团旗下宏达股份成功登陆A股。

虽然刘沧龙曾澄清其与刘汉的关系,但有媒体注意到,早在宏达股份上市时,刘汉就参与其中,并曾担任宏达股份副董事长。

2013年3月,刘汉案发,其后刘沧龙和宏达也屡屡被传出不利消息。2014年,刘沧龙在公开场合表示,他并不担心会被牵连,“我们只是隔得很远的堂兄弟,也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关系。”

据新京报报道,刘沧龙在宏达集团内部多次强调廉洁从业,然而在2015年年底,刘沧龙本人也卷入腐败案。

据报道,2013年,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曾通过网络举报称,价值5000亿元的兰坪铅锌矿,让四川私人老板刘氏以10亿元控股60%。2015年12月,云南红河法院开庭审理云南省地矿局原局长李晓明涉单位行贿、受贿一案,其被指非法收受宏达集团董事长刘某通过他人送给的现金1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宏达股份公告,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书,公司持有金鼎锌业(兰坪铅锌矿所属公司)60%股权无效。此外,宏达股份还需向金鼎锌业返还2003年至2012年获得的利润。

2015年9月2日,刘沧龙卸任四川信托法人、董事长,接任者为现任法人、董事长牟跃。根据履历来看,牟跃有地方监管部门和“宏达系”从业经历。

2016年9月,四川信托第二大股东中海信托将其持有的四川信托30.25%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挂牌价格为37.5亿元。在经过23次报价的激烈拍卖中,中融新大胜出,以溢价33%的50亿元价格拍得四川信托30.25%股权。

但中融新大的收购未能成功,时至今日,中海信托依然持有四川信托30.25%的股份,“宏达系”合计持有四川信托超过54%的股份。

刘沧龙对四川信托的控制,不光是在股权上,在董事会席位上也能看到“宏达系”的影响力。2019年年报披露,在四川信托4位非独立董事中,“宏达系”占了2人。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营收和净利润逐年下滑

自2016年以来,四川信托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开始下滑。

根据四川信托的年报,2016年公司收入27.92亿元,净利润12.7亿元;2017年公司收入24.4亿元,净利润9.21亿元;2018年公司收入22.32亿元,净利润7.4亿元。

2019年,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4.08%;实现净利润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资本利润率为6.72%,创出历年来的新低。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资产减值是2019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根据年报,四川信托2019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6.6亿元,较2018年的1.55亿元,增幅达到325.81%。

截至2019年末,四川信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为2334.18亿元,在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中处于中游水平。而2018年这一数字为3234.88亿元,同比降幅达到27.84%。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同期,四川信托管理自营资产规模仅为98.91亿元,这些资产主要分布在金融机构和房地产业上。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19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四川信托的自营类业务存在较大的压力。

根据披露,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不良率由2018年底的4.82%大幅飙升至2019年末的22.21%。自营业务的不良资产也从年初的4.66亿元,增长到年末的22.42亿元。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占贷款总额前5名的自营贷款企业中,第4位的成都科甲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出现欠息,第5位的四川吉家村食品有限公司出现逾期。

因此,四川信托的贷款损失准备由2018年的900万,增长到2019年末的1.8亿元。与此同时,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由2018年的3866万,增长到2019年的2亿元;坏账准备由2018年的2.68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5.93亿元,显然公司的经营风险在增加。

四川信托陷入“接管”传言背后:刘汉堂兄掌舵 净利润逐年下滑

四川信托在2019年报中表示,随着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回落,盈利水平承压,整个行业面临的风险有所提升,风险资产的规模和项目数量有所回升。

一家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自营业务属于信托公司的表内业务,当前信托业对自营业务的监管限制较少,运作空间很大,自营业务越来越受重视,而现在因风险大量堆积,风险就暴露了。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信托风险的暴露不会是单一个案,疫情对于信托行业的影响有可能会在今后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持续作用,市场对于信托产品可能出现逾期的问题,需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芭莎时尚网网站,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mail:1308654573@qq.com,我们将立即处理。